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刘晓静的博客

海纳百川,厚德载物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世界易学文化和谐大使 北京联合大学周易决策研究所授权培训中心主任,远东地区周易应用研究会会长

网易考拉推荐

推命诀  

2014-05-15 13:37:45|  分类: 三易命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黄师《推 命 秘 诀》

 推命诀

凡推人命,先详日下兴衰,变用分局,天地方成。造化贵贱明于上下,兴衰尽在干支。四时中妙理穷通,五行内荣枯自禀。是以:春生甲乙居寅卯,岂怕庚辛。夏长丙丁乘巳午,何愁壬癸。庚辛值兑秋生兮,离火难侵。壬癸逢干冬降兮,戊己怎克。土生四季得时而遇鬼,其伤无害。设使五行失地而逢克,其灾不愈。

  又若化格成象,须分衰旺相停。尤宜配合之中,要识往来去路。金绝艮北,火没干西,木落坤南而无形,水到巽东而无位。此乃阳干皆死,遇合而以类相从。妻若潜形,但见局中。而可决阴生四正,时旺者身贵家荣。死绝墓伤类伤干,尤为不足。化气入格不破,大显贵者十有八九。化气失局有伤,论显荣者百无二三。最高最贵者,居旺处三位,需要相扶持。至贱至贫者,居衰处,四柱难寻造化。

  元象在地支之中,配合在天干之内。象成旺用,皆生火土之中。四柱无伤,直列朝廷之上。支中畏惧,亦须声誉非。贫运至衰乡,必主灾咎。化成造化,各居于衰墓绝乡。象成杂局,遇合犹如不遇。夫行旺运,妻乃从夫。妻运扶持,夫从妻论。己身临鬼,须明天地之中。象旺象衰,要识荣枯贵贱。身衰鬼旺,应须肢体伤残。身旺鬼衰,定作凶徒之命。鬼身皆衰,男必飘蓬,女必师尼,伏身潜匿,自居高名。月气相伤,此乃伏象,官鬼皆全,遐龄不遂。干中破败,乃有技艺以随身。支乃生全,难仗六亲而独立。五行属于其象,皆在十二支中。先分南北与东西,次看三合内别认。

  详六亲者,从象而推之。审富贵者,官禄而两说。有禄盛者,鳏寡孤独。有官鬼者,残疾夭寿。身如显化,自身无气,本性全亏。假五行成象,平生窘迫,岂得祖宗之财。显福显盈,因犯别房父母。从象论引用为气,化象论天地相停。从中有贵有贱,化内有富有贫。从中贵显得时,而位列朝中。化内成局运,转而成封帝侧。从象衰,而至老驱驱。化象伏,而平生禄禄。

  又曰看子平之法,专论财官,以月上财官为紧要。发觉在于日时,要消详于强弱。论财官不论格局,论格局不论财官。入格者非富即贵,不入格者非贫即夭。一格二格非卿即相,三格四格财官不纯。非刑卒,多是九流。

  官怕伤、财怕劫、印绶见财,愈多愈灾。伤官见官,原有者重,原无者轻。重者迁徙,轻者刑责。年上伤官,父母不全。月上伤官,兄弟不完。日上伤官,难为妻妾。时上伤官,子孙无传。岁月伤官劫财,生于贫贱之家,或是庶出。 日时伤官劫财,伤损子孙,主无晚福。官煞混杂,为人好色多淫,做事小巧寒贱。有财印者吉,无财印者凶。

  劫财败财,心高下贱,为人贪婪。正财月令,勤俭悭吝。柱有劫财,比刃多者,刑父母伤妻妾,不聚财。商贾须观落地之财,宰相须看得时正禄。

       七杀枭重,走偏他乡之客。伤官劫财,瞒心负赖之徒。重犯奇仪者贵。重犯亡神者夭。七杀宜制,独立为强。鬼中逢官,逼迫太甚。明杀合去,五行和气春风。暗杀合来四柱,刑伤害己。煞刃无制,女多产厄,男犯刑名。二德无破,女必贤良,男多忠孝。

  财官印食,定显慈祥之德。伤比枭,难逃寡恶之名。冲官无合,乃漂流之徒。坐马落空,是落魄之辈。

  月令逢冲,过房离祖。官印遇偏,庶出孽生。干头灭烈,堪嗟伯牛之疾。时日冲刑,难免卜商之泣。

  六虚临于乙亥,孟浩然徒有文章。 三才会于壬辰,石季伦恣情金玉。有文无印,贾谊屈于长沙。有印无文,李斯专于上蔡。刑多者,为人不义。合多者,疏背皆亲。合多主晦,冲多主凶。

  辰多好斗。戌多好讼。辰戌魁罡,多凶少吉。日时空亡,难为妻子。背驮驿马,离别乡土。混杂财官,奔走衣食。 印绶遭伤,名利成败。

  天厨逢枭,食禄亏盈。伤官遇羊刃劫财,营食终日。 区区正官逢七煞剥伤,求生一世忙忙。财官招上贵之怜,煞伤虑小人之耻。 官无冲破,爵禄独显。财少伤劫,名利双全。官印在刑囚之地,心乱身忙。 日时在鬼墓之乡,忧多乐少。

  福不福,恐吉还遭伤。成不成,是格中带煞。财官两旺兮,主持节钺。煞刃交显兮,掌握兵权。

  官是扶身之本,官在长生须富学。 财为养命之源,财逢旺处足钱帛。财官印绶三吉,不可不逢。劫刃伤煞四凶,不可不畏。印临天乙,受盛世之封。财藏官库,蓄希异之宝。

  三奇贵人见生时,馆学清华世所希。贵人若逢禄马来,设使金章未为足。 官贵若逢财官助,重犯奇仪须宰辅。不作蓬莱三岛客,也须金殿玉阶行。互禄互马,共羡黑头公相。 带刑带破,终为白面书生。

  有印无官,发不在迅速之内。有官无印,难求乎荣显之名。财官带印,积玉堆金。偏正逢财,仓盈库满。 印绶锦鞍勒马,官贵玉带金鱼。

  凶莫凶于羊刃,祸莫祸于伤官。 运逢羊刃劫败,财物耗散。 羊刃倘同生气,关外持权。

  伤官被合,妨妻害子。伤官带刃,克爷损娘。官藏煞见,定招非横之灾。 煞没官明,当膺藩辅之柄。少乐多忧,官星又带劫财。 骨肉分离,孤鸾再遇伤煞。

  三刑六害冲击者,难得峥嵘。 孤辰隔角重见者,多主贫夭。享用现成,出门便行财禄。一生寂寞,行运与命分张。

  有官而不食禄,月上正官被伤。 有财而不得享,柱中劫财分夺。禄马先逢于生月,阴德荣华。若日时再见财官,此乃遇而不遇。又曰四象之中,隐土而成。五行之内,干秀为荣。

  亥卯未滋荣甲乙,寅午戌聚福丙丁。壬癸喜生润下,庚辛爱见从革,戊己忻逢四季。水润下兮文学贵显,土稼穑兮富贵经商。

  春生甲乙,抱怀仁德之心。夏聚丙丁,胸藏明辨之才。 秋金兮性多刚毅,冬水兮智足权谋。木盛无金,虽仁不成造化。火旺木衰,纵学难得贵显。 水多遇土,成堤岸之功。木盛逢金,作栋梁之美。 水火相停成既济,土逢木旺为稼穑。 金火气均,炼出锋刃之器。 五行造化,皆因鬼而成功。

  木败不仁而妄作,金衰寡义亦无恩。 火灭无礼之辈,水浊失智之人。 土遭木克,言常失信。金鬼好杀,水盛多淫。

  日旺仍须自立,更详上下吉凶。 衰墓平生孤立,生旺一世峥嵘。 岁月相扶,因祖而发。时日相冲,妻子无功。 上下相合而无害,往来克战乃多忧。

  禄马时克日破,职位终须退剥。 日旺时强聚秀,无福亦须横发。

  月逢伤害时得地,财运自能成立。 月遇绝伤时对冲,门户定有三迁。生逢衰地,幼岁艰难。月在旺乡,晚年不足。

  时衰日秀,有始无终。月弱时强,晚年荣显。元气强旺,虽未达终显功名。 基本休囚,纵得地难成富贵。若夫天元赢弱,命不再苏。忽值本主休囚,贫寒无地。

  气旺遭伤,虽遇险终身有救。 气败逢生,纵得地一世无成。五行失地,休言禄马同乡。四柱无归,难论财官双美。

  以日克者为妻,妻生者为子。考其生旺,定其死绝。 时临旺处须多儿,时在败乡必绝嗣。

  男逢两位之财,必须置妾。若遇合处逢禄,定挟妻荣。 财乡见合,立身倚妻。 阳干上下逢合,妻多易得。合中更遇生气,妻妾贤良。

  四柱递互相亲,多生喜庆。五行往来相害,皆主不义。财失地,而岐路经商。身旺甚,则九流术业。

  火聚水德相刑,为僧反复。水逢土旺相残,为道无终。火明木秀,幼年显达朝廷。火炎水凅,终身求财市井。金白水清多显达。鬼位逢官主困穷。财下见财,富而悭吝。

  阳刃带煞被刑,男子身遭鞭配。财盛刑伤父母,鬼旺后代昌荣。从化忌从返本,平生哀乐无宁。 丙辛化水到水乡,位列朝廷。丁壬化木临木位,身居宰辅。东金西木不从化,一世虚名。 离壬坎丙得位时,平生显迹。

  用神败衰带禄,不能为福。禄马气旺遇贵,合主显荣。

  有官无马而职微,有马无官而身贱。四柱生旺,虽无官禄亦长年。 五行败衰,纵带禄马终夭折。魁罡相逢冲克,多遭刑狱。 建禄无财刑制,定为奴婢。

  阳火死于墓绝,性凶顽,多为酷吏。 阴火生于长养,人丰厚,当为富豪。五行忌沐浴逢伤,四柱喜生旺制煞。 有害而姻亲散失,遇战而疾病缠身。木火忌逢申酉,灾病呻吟。 衰金畏遇旺火,苦形悲叹。

  时临鬼地,无制多贫。运至财官,无刑必发。七煞阳刃,名位大显。正印官星,刑冲乃祸。

  壬趋艮位,遇之则发资财。变煞为官,幼岁功名显达。戊日午月,火多而运喜官乡。

    三奇无伤,平生富贵。财官败地,一世贫寒。日虽建禄,不逢财官主孤贫。 日禄归时,不遇财印亦难发。

  时上偏财,运至兄弟之位,主妻灾。 时上羊刃,岁遇偏正之财,生凶祸。

  正官月上旺,富贵双全。偏官时上逢,无情有祸。

  财归旺地无破,家道兴隆。印绶生身无伤,门隅光彩。

  有官无印,即非真官。有印无官,反成厚福。

  桃花带合,风流儒雅之人。 五湖云扰,饿于首阳之客。

  干刑支合,乐变为忧。干合支刑,喜中不美。 若不九流僧道,定须重拜爹娘。墓时杂气逢局钥,始得显荣。

   阳刃金神遇七煞,必为大贵。双辰夹角,偏生庶出之人。 寡宿孤辰,异姓同居之子。壬水骑龙逢辰多,少登天府。 乙木捕鼠遇子多,早步蟾宫。

  日禄归时没官星,锦鞍绣曫。 月生日干无财气,玉带金鱼。

  六阴朝阳逢季月,只作印看。 六壬趋艮逢亥月,当以贫论。

  格局无破无刑,名利成就。 官印有伤有损,爵位亏停。妻宫赢弱犯劫财,必损其妻。 兄弟位柔见官强,必伤昆季。天元赢弱失时,难获延年。日主高强化鬼,当膺厚福。日旺无依,离祖迁居。若不迁居,死在外地。 日旺无依,损财伤妻。若不伤妻,外家零落。

  正官被合,平生名利皆虚。 七煞被合,处世反凶为吉。煞旺更值身衰,衣食奔走。 官柔又遇煞扰,行藏汨没。

  财旺身强,资财迭积。假如:甲辰甲戌落寅亥,金帛满屋。 亥丁卯到酉亥,珍宝盈室。六甲日遇庚辛,若重多必主灾厄。 六丙身居亥子,无制伏定是贫儒。行运得失,更当详察。得地失时,如田畴得雨。得时失地,如輗损涂泥。 得时者亦能举跃,失地者难以升迁。故火到南方而荣,水临北地而盛。土到东而病,木至西而衰,金入北而沉。旺处生而死处灭,死处生而旺处脱。

    岁运俱伤日主,遇之命必亏危。气运与祖气伤残,门户与父母俱损。运神克岁,刑讼来临。岁克运神,官灾竞起。

  金主刀刃刑伤,水主江河覆溺。木则悬梁自缢,虎咬龙嗔。火则夜眠压倒,焚死蛇伤。土乃墙推土陷。五行煞重,当如此详。

  又曰:有化而不化之由,聚而不聚之机。合而不合之类,秀而不秀之实。化而不化损于贵,聚而不聚损于财。合而不合损于官,秀而不秀损于福。

  又有:不化而化之因,不聚而聚之机。不合而合之理,不秀而秀之用。不化而化者,定居权贵。不聚而聚者,终于富足。 不合而合者,必迁高职。不秀而秀者,须享禄位。定四时有旺无旺,察五行有气无气。随物而变物,因类而求类。五行俱要中和,一物不可偏枯。水不胜火兮,奔波流荡。火不胜金兮,困苦恓惶。 三辛见丙兮,钱财破散。二壬见丁兮,家道兴隆。有秀而无官者,但施巧于技艺。见财而无托者,惟遂志于经商。

  甲居从革之方,风灾困苦。金成润下之局,萍梗他乡。俱旺则从之所使,俱衰则变为他物。 一鬼不能胜两官,一禄不能胜两鬼。五行落在本乡,不贵则富。四柱临于破地,非贱则贫。生旺为上,德秀为奇。

  身坐学堂,文艺清高之客。命临鬼祸,徙流盗贼之人。禄内隐刑,定操兵戟于戎位。 秀中见克,必主案牍于公门。鬼休母旺,钱财奴马多掐。 鬼旺母衰,父母兄弟分散。官印两全,秉旌旄而居武职。 淑秀全备,应科甲而入文铨。

  藏暗禄者,官居极品。遇真官者,禄位非常。十干临死绝病衰,贱居尘土。

  五行在三奇库墓,荣列缙绅。两位鬼乡逢倒食,必为奴婢。 一气有归遇墓月,定主孤贫。勾陈得位居辰巳,贵列三台。 元武当权逢亥子,官封一品。癸见庚申居右职,辛逢戊子中高科。

  阴水遇秀失地者,身为僧道。 阳火无归遇水兮,定作凶徒。金到火乡,财多聚散。水入南,家道盈昌。庚居三冬,水冷金寒,得火相扶,莫作等闲。 破禄则亡,气绝则病。

  时临鬼位更逢冲,伤危不诬。 临官复加衰败地,死绝无疑。

  最贵者官星为命,财得偏正为福。 最凶者七煞临身,天赦二德为祥。

  官星如遇比劫,虽官无贵。 七煞若逢资助,其煞愈凶。

  三合六合,岁运合而必荣。 七官八官,月建官而为喜。四合四刑,刑合常明邪正。 七冲八击,冲击喜得会藏。

  夹贵夹丘为暗会,财库官库要明冲。官星在生旺之方,逢者何须发见。

  印绶藏孟仲之下,见而不用露形。印绶得劫财为贵,财元喜食伤为奇。

  伤官若见印绶,贵不可言。归禄若遇食伤,福无限妙。

    年日互有阴阳,二刃刑法重犯。 官煞混逢天月,二德禄位高迁。

  飞刃伏刃,会刃多凶。伤官剥官,见官为祸。

  羊刃若逢印绶,虽贵而残疾在身。 煞无制逢官,为祸而寿元不久。

  三偏三正遇三奇,贵居一品之尊。四旺四生全四柱,福在众人之上。

  煞化为印,早擢巍科。财旺生官,少受贻泽。

  官煞同来,要知扶官扶煞。偏正相会,须知合正合偏。归禄月逢羊刃,世事不明。 金神运到水乡,身尸分拆。

  暗中藏煞,须明月下用神。 见处无财,必受空中祸害。

  羊刃更兼会合,千里徙流。 用财若遇劫夺,一生贫窘。人生前定,穷达已分。须要识其消长,亦当究其始终。或有先贫后富,或有骤发而贫。 或是白屋之公卿,或是朱门之饿殍。 或一生长乐,或一世失所。 当详流运之源,要察行年之位。

  身弱如逢七煞,运到制伏必倾。身旺若逢福轻,运到衰败必死。太岁与命不和,有灾有病。 四柱与岁相生,无祸无殃。身弱徒然入格,虽发早亡。

  福轻若遇休囚,必然倾夭。是以用神不可妄求,形迹自然发见。 有福则当用彼,无时必是用身。祸害在于五门,福荣存于运气。福厚人所共同,如或伤原,终困此中。消详元妙,在我明通理推。

  又曰: 绝,不能取生下之财。 衰,不能敌旺中之鬼。逆制无情,顺生可救。主无而本有可救,一半日时俱达。二德百事无凶,更值财官,定主豪富。 主本有力,鬼可为官。主本无气,官来做鬼。刑冲之法,仔细推详。有刑出、刑入、刑吉、刑凶。 冲动、冲不动、冲合、冲不合之辨。 干衰,必定动摇来合,有情方为富贵。杂气藏蓄,要定谁先谁后。提纲专用,须分气浅气深。

  一阳来复,木火用而水藏。 一阴如生,火土盛而金伏。将来者进,遇之有功。成功者退,得之何益。月建财官印绶,时作分野归元。 补其不足,或抑其太过,要造化中和为吉。

  又曰: 三元定命,先详四柱。有无五行成格,次论命运强弱。如身弱财旺,须假身旺之乡。若身旺禄衰,却喜禄生之地。印生为福,畏见财乡。 煞在柱中,煞不宜旺。命无财禄,运逢禄马则灾。 原有伤官,再遇官乡则祸。最忌者,日干冲运。所喜者,运干生于日干也。但看有情无情,合与不合,凶会吉会消详。如原有害刃,则骨肉残伤。原有伤煞,地支死绝。加以运中禄马俱弱,祸不旋踵。更以流岁抑扬,祸福无有不准。 若逢建禄之地,名为禄马俱绝,寿限难逃。内有禄绝而发,比肩而耗。气有浅深,格有成坏,不可执一推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